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养生

失落的咸阳北塬新城开发被专家斥为圈地

2018-11-01 21:52:26

失落的咸阳 北塬新城开发被专家斥为圈地

2013年08月31日

21世纪经济报道 李伯牙;杨曙霞;刘罕 咸阳、西安报道

核心提示:从长远考虑西安、咸阳两个城市在行政机构上必须进行调整,否则对西安建设国际化大都市会是一个制约,因为主体越多互相竞争扯皮就越多,利益也就越分散。

咸阳在那里?

如果从地图上说那很清楚,它就坐落在西安西北方,主城区与西安紧紧相连。但是,从大西安的角度来说,咸阳的位置有些尴尬,因为西咸一体化的终目标就是合并咸阳做大西安。

陕西省决咨委委员、陕西省社科院学术委员会副主任张宝通认为,从国家的战略中推演出的咸阳的可能定位应很清楚,就是要与西安合并,就像涪陵、万县、黔江要合并到重庆,温江要合并到成都一样。

在这种背景下,这些年来咸阳一直处于从属地位,无论是在大西安地区还是在省级区域战略之中,它越来越边缘化。

不过,咸阳并不甘于被边缘化,在其城区北部规划130平方公里的北塬新城,则被认为是在谋求新的突破。

括号里的咸阳

“国务院公布的关中-天水经济区规划,很明确讲的就是西安括号咸阳,是西安(咸阳)国际化大都市,把咸阳合并了才叫大西安。”张宝通说,西咸一体化是为大西安做准备的,先是经济一体化,然后实现完全的行政一体化。

可是,西咸一体化推进多年,终实现一体化的仅仅是号码,把咸阳的区号变成与西安相同的“029”。大西安框架下的西咸合并更是遥遥无期,自从陕西省开始主导大西安建设之后,西安与咸阳之间又多了西咸新区,关系更为复杂。

“咸阳发展也比较边缘化,它在大西安的发展中也想争个主角,但是这个是不可能的。所以在西安的阴影下,永远长不大。”陕西省决咨委委员、长安大学城市研究所所长王圣学认为,咸阳城市规模小,没有支撑产业,充其量就是西安的一个副中心。

说起北京与周边环首都经济圈的河北县市的关系,人们总是形容“大树底下不长草”、“灯下黑”,由于北京强大的虹吸效应,使得周边地区人才、资本等各种要素流向北京,不仅没有被辐射带动,反而使得自身发展非常缓慢。

西安与咸阳的关系也有点类似。作为陕西省会城市,又是西北地区的区域中心城市,区域内的优势资源不断流向西安,咸阳首当其冲,典型的例子莫过于长庆油田总部搬迁。

由于咸阳是长庆油田开发的重点区域,还有长庆油田的众多机构设在这里,当时长庆油田总部从甘肃庆阳迁出时,咸阳希望其落户,但终失之交臂,长庆油田总部落在了西安。

当地一位知情人士表示,在一些咸阳人看来,长庆油田这么多机构单位在咸阳地盘上,咸阳为此服务了多年,长庆油田总部搬迁应该首先考虑的是咸阳。况且,西安连一滴石油都不产,根本没有为长庆油田做过多大贡献,凭什么要落在那里。

长庆油田搬迁还不是让咸阳人感到刺痛的,毕竟总部原来并不在这里,中铁二十局集团公司总部从咸阳迁入西安,这样一个大型企业的流失让咸阳损失更加惨重。

“咸阳不想合并又不想搬走,你说怎么办呢?因为你在西安的地盘上长不大,大树底下不长草。”王圣学认为,咸阳在整个大西安建设中是从属的,已经被边缘化,它的目标应该是靠拢西安以求发展,但它还在寻求与西安平起平坐。这样导致的结果就是大西安各干各的,西安搞渭北工业区,咸阳就搞北塬新城。

寄望北塬新城

咸阳市曾向陕西省提出,希望从省级层面出台一个扶持咸阳的政策。但在陕西省的区域政策中,提出的方针就是“一市一策”,在关中地区给渭南市的政策就是建设陕西东大门,宝鸡市则是关中-天水经济区副中心城市,而咸阳则是被当做大西安一部分,区域政策与西安一样。

“其实很清楚,西咸一体化,建设大西安,那咸阳就是西安的一部分。”陕西省决咨委委员、长安大学城市研究所所长王圣学表示。

“咸阳本来就是西安的一个区,不管是在解放前的西安直辖阶段,还是在‘文革’时期都归西安管。‘文革’时候西安经济总量占到陕西省的一半以上,而且是计划单列市,省里指挥不动西安,就是为了制约西安才把咸阳划出去的。”当地一位专家告诉。

实际上,在采访的多位专家都认同历史上咸阳和西安是一个城市的观点。秦定都咸阳,但是都城横跨渭河,即“渭水贯都,以象天汉。横桥南渡,以法牵牛”。

“历史的行政区划演变,从这里就可以看得出来。汉代叫三辅,唐朝叫京兆,元代叫奉元路,明朝叫西安府,西安的边界就说明了历史上西安和咸阳是同一个城市。”西安市规划委员会委员、咸阳市规委会总规划师吕仁义认为,千百年来咸阳都是属于西安,西咸一体化名正言顺。

但现实是,由于利益纠葛西咸一体化停滞不前。在此基础上,西安、咸阳也都是各自发展自己的,西安提出打造渭北工业区,咸阳的策略就是建设北塬新城,两个城市都向北扩展。

在咸阳的发展战略中,北塬新城被称为是“咸阳未来几十年的城市发展主战场”,开发建设北塬新城的原因,则是“基于咸阳城市发展现状和共建大西安、推进西咸新区发展的需要”。

不过,有专家直斥此举就是圈地,“它对接的是西咸空港新区,利用空港新区发展的基础设施来发展自己,都是为了地方土地财政。”该专家表示,这样做的危险很大,跟风大规模搞城市开发,一旦崩盘就是死城。另一位专家也表示担忧,现在咸阳主城区都远没有发展起来,开辟130平方公里的新区,人口、产业从那里来。

“如果真的要建设国际化大都市,就只能有一个目的,不管是咸阳市、长安区、临潼区,都只能有一个理念。”吕仁义告诉,不能大家都想着从其中分一杯羹。他认为,从长远考虑西安、咸阳两个城市在行政机构上必须进行调整,否则对西安建设国际化大都市会是一个制约,因为主体越多互相竞争扯皮就越多,利益也就越分散。

防火套管
植生毯
北方基因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